奔丧

日志
36 2

1.
大伯去世了。我爸打电话跟我说。

大伯是我爸爸的堂哥。
我爸一大早接到了电话通知,就立即赶回老家去了。中午到了老家,他又打电话给我。他嘱咐我要和我二姐明天一大早回去。

好的。

我说好的要每天写一篇文章。还是要先完成。
晚上写完一篇作文,就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。
跟群友说好的我要交作业。结果,群友们都很给力的在我的公众号里给我留言鼓励。
回复了他们,然后,我又收拾一下行李,带个背包,准备下要穿的衣服。天气预报说要降温10度,羽绒服也要带上。​。。

---- 11月5号

2.
11月6号

昨晚等我收拾好,已经一点多。
早晨5:45起床。一共睡了四个多小时。

我二姐说她开车先接我一道走。六点半左右到我这边。
我起来后,把手机联网,就看到了二姐给我发的消息,问我起来了没有。
我说已经起来,她就出发过来了。

预计八点到老家镇上,到镇上吃早饭。

表哥也回来了,他说等我们一起吃饭。
表哥是从上海回来的。他昨天早早的从上海出发,半夜里到达我们镇上。
表哥是我姑家的小儿子。他管我大伯叫大舅。

见面后,他说,在大巴车上遇到了大伯的外孙女,也是从上海回来。
大家都是好多年没见面了。都不认识。他听她在路上说回来奔丧的事,才知道的。就问了几句,才知道对方是谁。

我们在镇上吃了早饭。就回到村子里。

到家后,见到了很多久未谋面的亲戚。有差不多十年没见的堂姐,明明知道是她,可是仔细一看,看着看着觉得又很不像了。
还有差不多二十年没见的大姑。看着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然后,见到我大堂哥(大伯的大儿子)。

我跟他有二十年没有见面了。虽然这两年在群里看到过他们发的视频,但是看到真人,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他握着我的手跟我说话。握着手很久。

很多人,太久没有见了,想想有的以前看到的还是个孩子,现在年纪也大了,甚至有些苍老了的感觉。
有点时空交错的味道。

我要去灵堂看一下。
其实,在回去的路上我二姐跟我说:每次有亲人去世,我就睡不好,心里老做梦。
我说:我没有事,我现在对生死看的有点淡了,觉得年纪大的人去到另一个世界,是解脱。不会想那么多。

可是,当我走进灵堂,看看大伯的照片,那个熟悉的样子。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酸的感觉。

我再回过来看看周围的人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明明是曾经熟悉的人,就完全是变了一个人。

吃席的时候,同桌有个人说他记得我小时候留了“奶奶拽”。在我三四岁的时候,他见过我。
而他在我这里还是个陌生人。

以前老家的人,大家都走动的很多。过年的时候,要四处去亲戚家拜年。有时候到正月十五一直都不停的,天天在去不同的亲戚家拜年。大家互相走动都很多。
现在,因为大家要忙各自的事业,要为了生存,为了前途,都在去不同的地方学习工作生活。很多人都很少回老家。
老人去世,仿佛成了一个大聚会。
否则的话,大家可能几十年都不会见面的。

丧事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伤。反而,大家都有说有笑的,像个亲人间难得的​聚会。

一天过的很快。
晚上,我想写篇文章的,发现我带了iPad,却没有带键盘。
用手机码了上面的字,已经快十一点了。
下午偷偷睡了半小时多,晚上还是很困。胳膊也很痛。
感觉一时很难完成这篇文章。那就先睡了吧。

3.
11月7号

今早两点半,醒了。听到外面风雨声很大。
我才睡三个半小时。不行,我要快点继续睡!
结果,怎么也睡不着。没到六点,我想干脆起床吧。

早晨七点送我大伯去殡仪馆火化了。
还好,看了天气预报,大多数人都还准备了厚衣服。
我穿的薄款羽绒服,在外面的时候,风雨交加,还是很冷。大家也都瑟瑟发抖的样子。
快九点的时候结束了。
从殡仪馆出来,我跟我二姐就直接回合肥了。
回来的路上,又有一种很恍惚的感觉。
那些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亲戚,有的人十年、几十年都难得见一次。
也许有的人再也不会相见。对有些人的记忆也会越来越模糊,就像一场梦。

大家都回到各自的世界里。为了所谓的生活。

最后更新 2021-11-07
评论 ( 2 )
OωO
隐私评论
  1. 现在一家人走的越走越远了,只有家中遇到大事的时候才会聚到一起!

    18天前回复
    1. @老张博客

      是的

      18天前回复